丰碑

时间:2024-03-14 10:49:17

西柏坡红色教育培训中心收集红色故事

红军队伍在冰天雪地里艰难地前进。严寒把云中山冻成了一个大冰坨。狂风呼啸,大雪纷飞,似乎要吞掉这支装备很差的队伍。将军早把他的马给了重伤员。他率领战士们向前挺进在冰雪中为后续部队开辟一条通路。等待他们的是恶劣的环境和残酷的战斗,可能吃不上饭,可能睡雪窝,可能一天要走一百几十里路,可能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这支队伍能不能经受住这样严峻的考验呢将军思索着。

队伍忽然放慢了速度,前面有许多人围在一起不知在干什么。将军边走边喊:“不要停下来,快速前进!”将军的警卫员回来告诉他:“前面有人冻死了。将军愣了愣,什么话也没说,快步朝前走去。一个冻僵的老战士,倚靠一棵光秃秃的树干坐着,一动也不动,好似一尊塑像。他浑身都落满了雪,可以看出镇定、自然的神情,却一时无法辨认面目。半截带纸卷的旱烟还夹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间烟火已被风雪打熄。他微微向前伸出手来,好像要向战友借火。单薄破旧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将军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嘴角边的肌肉明显地抽动了一下蓦然转过头向身边的人吼道:“叫军需处长来!老子...…”一阵风雪吞没了他的话。他着眼睛,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样子十分可怕。

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人走开......

听见没有警卫员!快叫军需处长跑步过来!”

将军两腮的肌肉大幅度地抖动着,不知是由于冷,还是由于愤怒。

这时候有人小声告诉将军:“他就是军需处长..将军愣住了久久地站在雪地里。雪花无声地落在他的脸上,溶化成闪烁的泪珠,他的眼睛湿润了。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缓缓地举起了右手,举至齐眉处向那位与云中山化为一体的军需处长敬了一个军礼

风更狂了,雪更大了。大雪很快覆盖了军需处长的身体他变成了一座晶莹的丰碑将军什么话也没有说,大步地走进了漫天的风雪之中。他听见无数沉重而又坚定的脚步声,那声音似乎在告诉人们: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还会属于谁呢